脾气臭的萝卜

武汉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爱辣啵啵鱼
巨好吃(´ڡ`嗝)
rua!

【论坛体】神都秘闻讨论处

#一个沙雕脑洞,是参赛作品,希望大家点点小红心和小蓝手

#假如他们有论坛


今日话题:你见过最幼稚别扭死要面子的妖怪是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这个还用问吗?就是司羿啊司羿啊司羿啊! 你见过把捉迷藏称作训练射术的人吗?捉迷藏就捉迷藏吧,他还不认真的找个地方藏起来,他是觉得他那一身明晃晃的红色我看不到吗?

不知道你们家里有没有一个这样的熊孩子,平时拿着弹弓瞎跑,碰到什么都要射上一射。司羿就是这种熊孩子的升级版啊!射太阳还不过瘾,连月亮都要有事没事搭弓瞄一瞄。拜托你手里拿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凶器,就算你射得准也不能保证不吓到街坊邻居吧。哥,咱能稍微收敛一点不,别那么张扬。

还有一件事你们可能不知道,前些日子洛阳城里的小姑娘们广为流传的一副拓印,还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什么“请君试雕弓”。想想那时候一水儿的小姑娘踏破我家的院门要来看一看这沉稳端正,玉树临风的妖怪。还说什么“仿佛森林中的狩猎之王”,“端坐于木质王座上。”

我真不知道洛阳城里什么时候盛行起这样浮夸造作的风气了,我怀疑涂山夜也是被这风气带坏了才成天说话怪里怪气的。

我今天就告诉你们,司羿那家伙,不过是被树根卡到了身子,只能坐在树根里出不来,偏偏又死撑着不肯拉下面子求救。一直等到我半夜不见他,出去找他才给他薅出来。


【管家】:

狐族的涂山夜。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但他的确是我见过最幼稚最别扭的妖怪了。 我简单地给大家讲个故事吧,大家品一品。

这些天里我在一位降妖师家中任职。由于这位降妖师又穷又懒,偌大的宅邸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我平日里的工作便也轻松很多,闲下来就观察观察一众妖怪的生活。好了,下面才到正题,你们能想象一个活了那么多年的妖怪喜欢看民间话本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吗? 一开始我看他坐在书案前每日辛苦研读还以为他在钻研妖法心术或是什么正经的史书,并不敢去打扰他。

后来有一天我去收拾书房,无意间碰掉了一本书,结果被小心翼翼地遮掩起来的几本书便都哗啦一声掉了下来。 我看了看这些书名,分别是《妖主大人的盛宠》,《邪少的完美娇妻》,《南家巫祝带球跑》和《霸道掌司宠甜妻》。

咳,后来我把那些书按原样摆放好,没有惊动他。但是后来每次我再看到他在池塘边凝眸远望,都以为他要跟我说,“三分钟,我要那个女人的全部信息。”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幼稚了,不过别扭和死要面子是肯定的了。

降妖师给他买了套新装,一身蓝色长袍干净又优雅,他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说什么“谁要你给我买新衣服了”,“我不喜欢这个颜色”之类的话。

所以他其实应该是对紫色情有独钟吧,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结果那天半夜,我就见他一个人在后院里把那件衣服翻来覆去地看,频频地在自己身上比划着,用湖水映照出影子来,照了得有大半夜,三条尾巴晃得我眼花。

后来每次我都不忍心听他说那衣服怎样不合身,怎样不好看,因为觉得羞耻。

嗯,就是这样了,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管家。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阿夜原来平时看的都是这些么,怪不得......


【英俊潇洒的河伯大人】:

弈秋。这小子居然连我河伯大人都不放在眼里,我邀他下棋他居然都不来,老夫可是妖市之主。


【让天下一先】:

楼上的肥鲶鱼麻烦照一照镜子,把你的ID修改了再说话。

还有,你跑题了。

最幼稚的妖怪是那只水猴子,不接受反驳。

你见过一个成熟的大妖怪会到处去收小弟,天天拉着人去拜山头的吗?宅里一众妖怪和降妖师都被他祸害了个遍就算了,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拉我。我还要编撰历代棋谱,哪来的时间跟他去胡闹?

最重要的是,我居然不能反抗!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这死猴子力气太大了吧。

好吧,虽然这和我体态轻盈也有一定关系。


【永宁】:

咳咳,我插一句,弈秋你的遣词造句可以稍微改动一下。不能反抗,为所欲为什么的......很容易让人想歪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师姐你...... 算了,你连师父和师伯相恋的话本都敢写,这也不算什么了。


【让天下一先】:

我接着说,那只猴子喜欢养些小猫小狗也就算了,偏要给它们取一些难听无比的名字,难道不会汗颜吗? 那猴子还成天惹事生非,整日里引得那些小姑娘们往家里写信,还无聊到和山魁比美。

我真不知道降妖师怎么收了这种妖怪。与这种妖在同一个屋檐下我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的智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看得出,你对无支祁的怨念很深。


【永宁】:

我怎么看出了种......明撕暗秀的感觉。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师姐,他们还年轻,放过他们。


【你猜不出我是谁】:

妈妈妈妈!最幼稚的妖怪是妈妈!妈妈喜欢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还喜欢看我学飞。上次他和我一起学单翅膀翻滚的姿势起飞学了很久。不过他没有学会啦,因为他没有翅膀! 还有还有!每一次送给妈妈沙虫当礼物,他都慢吞吞地很久才接过来。我以为妈妈不喜欢,但是金乌老大告诉我妈妈只是怕我捉沙虫累到啦。所以妈妈才是最别扭的妖怪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乌灵你......


【你猜不出我是谁】:

诶?你怎么知道我是乌灵?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那个,你妈妈不是妖怪。他只是......“他”后面用妈妈真的很奇怪好吗!

算了,金乌在你旁边吗?


【你猜不出我是谁】:

金乌老大在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嗯额,对对,你妈妈就是怕你捉沙虫累到了,其实他很喜欢你的礼物。

嗯,是这样没错。


【金乌】:

乖。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我可以不乖吗?


【金乌】:

你可以试试。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降妖师】:

嘤。


end